• 肥城市总工会欢迎您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“感·悟”
感悟清明 拥抱春天
时间:2017-04-06  来源:  作者:---李幽泉---

每逢清明节,都会回粤东老家。这对我来讲,不仅仅是缅怀先贤,更多的还是因为从小在老家长大的缘故,内心深处有解不开的故乡情结!

尽管离开老家有二十多年了,但老家的山山水水,一草一木,父老乡亲的淳朴民风,依然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中。有心里专家研究发现:儿时的记忆在人的一生中是最恒久的。我一点都不怀疑!因为小时候老家清明节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。

清明是一个水较多的节令,唐诗人杜牧有诗曰: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在老家,清明也是耕农忙的季节,对千百年来靠天吃饭的乡下人来说,充沛的雨水是对春耕农民的恩泽。清明时节沿海地区雨水较多,原因之一是去春来冷空气势力逐渐减弱,海洋上的暖湿空气开始活跃北上。冷暖空气经常在江南地区交汇,从而形成阴雨绵绵的天气。其二是南方的春天,常见低气压天气。低气压里的云走得很快,风很大,雨很急。每当低气压经过一次,就会出现阴沉、多雨的天气。其三,清明前后,沿海一带大气层里的水汽比较多,这种水汽一到晚上就容易凝结成毛毛雨。诸多原因,造就了清明时节雨纷纷。

在儿时的记忆中,粤东老家也种小麦,并特意请来北方的老农当顾问;尽管小麦品质不如北方的优良,但在那个粮食紧张的年代,只要老天作美,小麦有收成,那也是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命根。小麦收成后,正好赶上种植早稻,一点都不耽误,所以精打细算是祖祖辈辈持家之本。记忆中,清明前后的老家是一幅金灿灿绿油油的西洋油画,金灿灿的麦浪和绿油油的秧苗,在春风里载歌载舞,各自展示着收获硕果和播种希望的风采!于是小时候在老家农村也能吃到自家的馒头包子,这并不是北方人的专利。小麦晒干后磨成粗面,放进酵母、红糖或白糖(甚至糖精,那时大家经济困难,所以用糖精也很普遍哦),蒸出来的那个香啊,大老远就能闻到。小时候肚子饿,嘴馋,闻到谁家蒸馒头就往谁家跑,站在门口,不用吭声,只要你赖着不走,总有的吃,俨然一个小乞丐。在那个年代,为了填饱肚子,有时候连大人都顾及不了面子,更何况是小孩。所以我一直坚信没有物质文明的精神文明是空中楼阁,是糊弄不了老百姓的。好在乡下人善良淳朴,尽管那个年代大家经济都很困难,但谁家只要做了点好吃的,总忘不了送点给左邻右舍,乡里乡亲的感情就是在这种氛围里滋生滋长、根深蒂固的。我们老家有句俗话叫:三块粿(注:潮汕地区的一类小吃)来四块粿去。讲的就是邻里之间深厚的感情。

老家的水稻是一年两季,早稻是清明前后。为了赶上插秧时令,给祖先扫墓未必就在清明这一天,所以,清明扫墓也就有了前三天后三天的惯例;而清明日祭拜祖先却是祖祖辈辈定下来的规矩,可在各自家里,也可到宗祠,或者上墓园。清明节前一两天,家里人就开始忙乎着过节,富有的人家杀鸡杀鸭,普通人家只能做一些粿品祭拜祖先。在老家过节的粿品中,“韭菜粉粿”是我的最,百吃不厌。但小时候粮食缺乏,只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可以解解馋,这也是我们老家各种各样的节日特别多的原因之一。现在跟小孩提起这些童年往事,他们嫌烦,懒得理你,说得多了他会跟你急:不可能!好吃---当然是麦当劳啦!这就是代沟。

这事要搁在春秋时代,不单止没有洋快餐,连热菜热饭都没得吃,即所谓:寒食禁火。寒食禁火的习俗源于春秋时代,晋国的公子重耳,因遭陷害而流亡国外十九年,跟随他的大臣中,以介之推最为忠心。有一年,他们在山中迷路了,饿得头昏眼花的,介之推就割下自己的大腿肉,烤熟了给重耳充饥,救了重耳一命。流亡十九年后,重耳终于回到晋国当了国君,即历史上有名的晋文公。在晋文公即位封赏功臣时,独独忘掉了介之推,介之推本就不愿求取功名,于是带著母亲到山里隐居,不肯复出。后晋文公想起介之推,坚持要为介之推封侯晋爵,升官加禄,请介之推下山接受封赏。但介之推坚拒,不言禄亦不受禄,晋文公为了逼迫介之推下山,又心想他是个子,为了母亲的安危一定会下山,于是下令放火烧山,却仍不见介之推的踪影。等火势稍减,命人上山察看寻找,赫然发现介之推与母亲抱著树,烧死在火海之中。晋文公伤心欲绝,更悔恨自己的鲁莽,身为介之推的好友,竟不懂得介之推的心思,不尊重介之推的决定。为了纪念这位曾经舍身相救的好友,晋文公砍下那棵树,做成一双木屐,想到介之推时,就看著那双木屐,喊著:「足下啊!足下!」表示他对好友永远怀念。另外,又下令在介之推死的那一天,不准生火煮食,只能吃冷食。这就是寒食禁火的由来。

本来,寒食节与清明节是两个不同的节日,到了唐朝,将拜山扫墓的日子定为寒食节。寒食节正确的日子是在冬至后一百零五天,约在清明前后,因此便将清明与寒食合并为一了!

在儿时的记忆中,清明节这一天,天刚蒙蒙亮,大人们就开始忙乎起来,准备各种祭拜祖先的供品和仪式。然后由家族中的长者带队,按照辈分长幼次序,提着各种祭品,到宗族所在的祠堂或山上祭拜祖先。

现在的年轻人以为从前的家庭都是大家族,其实不然。在老家,男孩成家之后,在族长或母舅的主持下分家。其实那个年代大家都很穷,压根就没有财产可分,甚至因为迎来嫁娶所背负的债务,也使得大家举步为艰,分家只是为了淡化家庭的摩擦与矛盾,用老家的话讲就叫:各人发财!既聪明又开通的家长都懂得适时放权。所以日常生活的主体还是小家庭,只有到了逢年过节的各种祭拜活动,以及红白喜事,才会发现原来你的家族是如此庞大。因此,在老家,逢年过节,红白喜事是维系家族凝聚力的强有力的纽带,当然也免不了中间会产生一些新的摩擦与矛盾,但它的意义还是正面的、积极的。而后你就会感觉到:你的身边多了许多关注和关怀你的目光,你的内心也会被一股浓浓的亲情温暖,你的生活里忽然间多了几缕明媚的阳光

清明节同样给了我很多生活上的感悟。当我站在祖先的墓前,面对着清山绿水,岚岚山风,一股旷古幽情油然而生,人性的洗礼,自强不息的斗志,光宗耀祖的激情,民族复兴的责任…虽为一介庶民,仍然叫人不能自已。满脑子充斥着祖祖辈辈的教诲:“忠孝持家远,诗书世泽长。须知难得惟兄弟,务在相孚以性情。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,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。善贻谋于后嗣学礼学诗,凛遗绪于前人克勤克俭。”这,就是祖辈们留给我们的传家之宝!

暂别了,魂牵萦的故乡,来年清明我依然回来看您!

山东省肥城市总工会主办
地址:肥城市龙山路027号肥城市总工会
网址:www.sdfcgh.com   邮编:271600